直播间招聘:革新之路,如何重塑中国蓝领未来?

小发发 by:小发发 分类:创业资讯 时间:2024/02/10 阅读:5113 评论:0

  2017年,国务院举办了一个“中国发展高层论坛”,郭台铭在台上痛批大学生没有实干精神,不愿意进工厂、上流水线。演讲结束,他拉住在场的时任工信部部长苗圩:“苗部长,请问有什么政策可以让大学生下工厂?”

  每年7-8月是富士康招工旺季,需要大量工人开足马力生产新款iPhone,另一个用工缺口则是春节期间。招聘产线工人不仅是郭台铭的烦心事,也是一些地方主管部门日思夜想的大事。

  2010年富士康在成都建厂后,完成富士康的招工任务就成了很多公务员的考核项目,一些地方主管部门甚至派专人安排工人去深圳龙华富士康培训,再返回四川的富士康工厂,以确保生产良率。去年,郑州富士康也因为“高速路口抢人”上了热搜。

  蓝领的求职和招聘是个非常特殊的市场,除了行业本身的周期性,最大的特点是大量劳务中介机构的深度介入。由于制造业企业用工需求大,同时招聘流程非常标准化,因此制造业企业都会把招聘环节外包出去,让中介机构开着大巴车拉人进厂直接开始培训,最大程度节约成本。

  但这样的格局也会带来新问题,最典型的就是居高不下的员工流失率。由于招聘环节依赖第三方机构,制造业公司为了让员工工作尽可能长的时间,会给机构或内推员工额外支付一笔“返费”,在用工紧缺时期,其成本甚至会超过用工成本。

  有媒体曾报道,去年iPhone生产高峰期,富士康曾做出规定:“员工每拉一人进厂且在职满月后,就可以得到500元的激励金。新职工则在满足了在职90天出勤55天的特定工时后,也会得到数千元乃至上万元的返费奖励。”

  这不是富士康一家公司遇到的问题,而是整个制造业普遍存在的现象。在这种情况下,看似与招聘八杆子打不着的直播,却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。

为了20万个岗位招50万人

  立讯精密是苹果在中国大陆最重要的供应商之一,每年的用工需求在20万左右。但为了满足20万的需求,立讯往往要招聘50万人次。

  对于消费电子制造企业来说,在产线开足马力的关键时刻,一旦出现人力短缺,产能与订单的损失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会失去下游客户的信任,很可能导致后续订单的流失。因此,这类公司往往只能在用工旺季超饱和配备人力,应对居高不下的人员流动率。

  在互联网公司,每年部门离职率超过10%搞不好就要被人事主管部门约谈,但制造业企业常用的口径是“7天离职率”,类似立讯这样的企业,员工7天离职率常常高达20%-30%,能坚持干半年还没提桶跑路的,线长都得烧香供起来。

  7天离职率居高不下的原因,一方面在于第三方机构普遍存在夸大宣传,另一方面,其输送人员质量有时不能满足企业要求。在2008年之前,立讯这类企业招工基本上以自主招募为主,但2008年之后,尤其是年出货量10倍于PC的智能手机开始普及,制造业企业用工量迅速增加,人力资源公司的参与程度越来越高。

  

  在这个过程中,大量的第三方机构实质上成为了蓝领工人和企业这供需两端的一个“中转枢纽”,被称作“深圳最特殊的地方”的三和人才市场便以此发展而来。

  这其实也是蓝领务工的特点导致的,比如,很多求职者外出务工也就准备了单程路费,不可能一家工厂一家工厂挨个面试,这就依赖外包机构扮演“招聘信息集散地”的角色。

  但由于外包机构的存在,招聘环节往往被层层转包、不断拉长,这个链条中信息损耗带来的成本问题非常严重,最终体现的结果就是居高不下的7天离职率。按照立讯的说法[3],“早期一两百的成本招聘一个人,到2022年变成好几千甚至上万。”

  去年9月,立讯下属位于昆山的立臻科技在快手进行了首场招聘直播,直播的最大特点是“现场感”,人事部门可以现场回答求职者关注的问题,对待遇上的细节也可以及时解释,由此弥合供需双方的信息缺口——比如人事部门介绍了半天薪资待遇,但求职者可能更关心宿舍里住了几个人。

  截至1月底,立臻科技在快手上直播了112场,保持着每天直播的频率。对求职者来说,很多第三方机构其实并不了解他们的客户,在他们眼里无非是电子厂A和电子厂B,而在直播介入之后,这种信息不对称的现象消失了。最终的结果是,直播招聘让立讯的“7天流失率”控制在合理范围内,成本也大大降低。

  2023年初,伴随线下服务业的恢复,面对庞大的用工需求,直播似乎成为了答案。

美元的生计与生活

  中金公司曾拆解计算过一部iPhone X 的生产成本,大约为417美元。其中,属于组装的只有4.2美元。

  必须要承认,无数制造业企业的生计和蓝领工人的生活,都寄托在这笔微薄的代工费上。

  一边是利润微薄的制造业和廉价服务业,一边是对成本开支非常敏感的蓝领群体,他们和快手信息流里一条一条的视频一样,都是最真实的中国的模样。就像快聘的产品负责人王珣所说:

  快手目前有6.54亿的月活用户,这部分用户与蓝领招聘的目标用户的重合度非常高,我们希望通过产品的建设,将这部分的求职需求激发出来,承接下来。

  2022年1月,快手推出了蓝领招聘平台“快招工”,后来升级为了“快聘”。当年6月,主播辛巴开启直播带岗,单场简历投递突破17万,差不多相当于立讯全公司的员工数量。

  城市中产对蓝领群体的求职场景往往缺乏认知,由于现金流相对紧张,蓝领求职者会在种种环节面临巨大的沉没成本。比如交完体检费办完健康证,发现自己进了黑厂,这就是一笔非常大的成本。

  而对企业来说,其大部分人力缺口都是标准化的生产加工环节,在“4.2美元”的效应之下,利润常常是一分钱一分钱抠出来的,对任何开支上的风吹草动都极其敏感。

  快聘业务诞生的契机,是快手的员工发现很多企业会在快手上直播招人,既有宁德时代、比亚迪这类制造业公司,也有很多小餐馆、小工厂。而企业在直播间招聘有时也是被动的,比如原本在直播带货,但总有老铁在下面留言:还招人吗?

  和制造业相比,服务业在招聘这个环节中遇到的很多问题是类似的,比如居高不下的离职率和高昂的招聘成本。而且相对制造业,服务业的主体更加分散——富士康生产了超过60%的iPhone,但餐饮龙头海底捞的市场份额可能还不到5%。

  考虑到服务业往往需要更长的培训周期,也依赖第三方的“招聘信息集散地”,他们的招聘成本往往会比制造业企业高不少。而服务业的求职群体特点也非常鲜明,比如流动性强,信息获取渠道窄等等。NHK拍摄的三和大神纪录片里,三和大神的求职线索就来自中介机构拉的微信群。

  基于这些先天因素,在直播间做招聘就成了各种各样的企业自发的一种选择,他们的诉求非常简单——能降低多少成本?

500万场直播间里的招聘会

  2022年,快聘直播场次超500万场,提供岗位的企业总数已达24万家。如今,快聘已吸引了月度达2.5亿人次的蓝领劳动者参与。他们都是中国最广大、最普通的群体,但他们的诉求在之前常常被忽略。

  今年以来,立讯已经通过快聘自主招募了两千多人。另一家苹果产业链公司歌尔股份则在去年春节期间,和快聘合作完成了一场直播带岗,两小时的直播时间内,收到了2千多份简历,成功入职300多人。原本链条冗长的招聘流程,如今只需要几个主播就能完成。

  传统的招聘环节中,企业和第三方机构往往会照着模板翻来覆去讲企业文化、公司福利和规章制度,但实际上,大部分蓝领群体关心的是企业正规不正规,工作环境怎么样,工资什么时候发。

  安能物流组织与人才发展部负责人赵荣第就举了一个很形象的例子,他们给带岗主播提了几点原则,“一定要走出办公室,场景要真实。话术要接地气、要专业,也要把文化展示出来。”这都是传统的招聘方式很难做到的。

  安能是一家物流公司,在全国有2900条运输车线,每年的用工需求高达3万人。长期以来,他们每年在招聘网站上的投放开支就高达500-700万元,而且每年都在涨价。而过去一年,他们通过快聘直播和短视频带岗节约了40万元招聘成本,入职1000余人,积累了快手全网粉丝42万,同时还沉淀了12万份可循环使用的简历。

  直播的“现场”属性之外,企业用脚投票的最核心原因,还是实实在在的成本缩减。

  无论是制造业,还是以餐饮、物流为代表的服务业,利润率都相对微薄,对成本极其敏感。无论是流失率的降低,还是单位员工招聘成本的下降,促使企业用脚投票的真正原因,始终是直播带岗的经济性。

  快手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则是规则的制定者。一方面,快手本身的直播并不具备投简历、电话沟通这些招聘流程的对应功能,因此,快手推出快聘业务后,迅速完成了从需求匹配、简历投递,到电话沟通、线下入职整个链条的数字化建设。

  在基础设施建设完成后,一些传统的第三方人力机构,也在向直播带岗转型。

  华辉人力是一家成立于1995年的劳务公司,员工招募长期依赖线下渠道。但2020年后,华辉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,越来越多的招聘来自线上渠道,整体占比超过了50%,其中一半都来自短视频平台。

  随后,转型被提上了日程。华辉让50个公司主体入驻了快手,既有公司账号,也有招聘主播的个人账号。在这个过程中,华辉将公司内部的管理系统与快手后台打通,从快手收到的简历可以直接进入公司内部系统进行跟踪,所有的数据都可以做到实时跟进。

  2022年全年,华辉通过快手收集简历数达115000份,每次拉新成本不到5元。

  

  华辉的带岗主播

  从这个角度看,快聘的意义在于在招聘这个环节,最大程度降低信息的损耗,提高供需双方的效率,并降低损耗带来的成本。

  数字化是中国实体经济新的机遇,但它不仅仅是尖端设备、工业软件和大模型。在“真实的中国”这个语境下,对许多企业来说,数字化就是“能省下来多少不必要的成本”。

  诚然,降低制造业与服务业成本是个非常宏大的命题,不少企业的招工难题,往往取决于诸多因素。但快聘通过一份又一份直播间里的建立证明,通过数字化的方式,可以在某些环节上实现损耗的降低,而不是简单粗暴的压低用工成本。

  今年初,快聘又推出了“灯塔行动”,通过1亿流量扶持、一对一培训服务等方式,帮助企业快速掌握直播招聘的方法和技巧。而通过快聘找到新工作的,有退役军人、有聋哑人和肢体残疾人、也有在过去三年里丢掉生计的餐饮小老板。

  这些统计学之外的生计与生活,就是数字化最大的意义。

分享到:
声明:本站内容以用户投稿和用户转载为主,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如有任何疑问,请联系:719649110@qq.com。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888cps.com/zixun/21785.html


TOP